sugar_free

『永恒的守护,永恒的爱,还有……』
『不要忘记我。』
感觉这个花各种方面来说都挺适合卡卡就画了一下……勿忘我,是的说的就是你,有你的地方就有虐!!!!
标题『forget-me-not』
好粗略啊就当它存梗吧画技好了再重绘
em
是想要画出那种化为花消逝的感觉的但是…………
妈耶卡卡对不起!!!!!

emmm是第一次发摄影
手机摄。
其实是老师要求做小报的,但是感觉挺好看就忍不住发一下w
摄影圈外的普通初一狗,求轻喷w
原图p3.颜值全靠滤镜系列

【霍格沃茨paro】①圣海德薇

大家好我是很咸也很尸的废柴写手杏子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系列长话短说就是异色轴三联五HP趴我也不知道多久会更新有可能灰太狼吃到羊了柯南小学毕业了我都没更新文笔不好简直是小学生大家见谅不哔哔了开始开始
第一个视角——维克多.布拉金斯基
——————————————————————
那是个被抛弃的孩子,父母也好世界也好,他从来没有被接纳过。
十一岁时,猫头鹰把一封信送往了孤儿院的窗边。
“维克托.布拉金斯基”,教授在台上叫了那个名字。
他的名字可能是他唯一和其它人都一样拥有的东西了。他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要珍惜在自然科学上被称为自己同类的那些家伙和他们纤细犹如蛛丝,被描写得金碧堂皇的“生命”,对他来说那些人都从来算不上同类。
他走向台上的分院帽,黑色长袍的衣摆在身下晃动,华丽的穹顶下悬浮着的烛火散发着热与光,令人额前渗着汗。不习惯,这里的一切都不习惯。
他坐下来,台上一袭黑色装束的女士把那顶破破烂烂的尖帽放到他浅棕色的头发上。
“斯莱特林!”这答案对于维克多这样冷酷的少年来说毫不意外,但从某种角度来想也有些匪夷所思————是的,他的身份从各种角度来说都是十分低下的。
他沉默地走向长桌,坐了下来。
周围想起形式性的欢迎掌声,热烈而精彩,然后就没有了然后。那天他对着一桌子怎么看怎么好吃的食物,一口都没能塞下去,尽管在收到录取书时喜悦填满了五脏六腑,尽管曾经的那些日子里,贫穷生活的压迫下,甚至需要为了一块散发着霉味的干面包争到头破血流。尽管他可以冷漠残酷地对待世间所有生命,在那时他感到所有内脏被绞在一起。
呵,去死,通通去死。
离开大厅后他一语不发的跟在级长身后走到了宿舍门前,看都没看休息室就直径走向最深处的床。
第二天的早餐时间,他决定尽快解决了烦人的早饭然后继续一语不发地度过这一天。
可是谁知道是梅林想整他还是摊上了校园暴力分子——对面三年级的男生居然莫名其妙找上他了。
对面那家伙自从一看到他就摆出一副不怎么爽的表情,简直令人联想到看见人头就要砍的那种暴君。然后在维克多准备离开的时候————
“喂,对面那个!”
“切……”他不敢也不想直接正面和那位“暴君”互骂,暗暗抱怨了句运气不好就打算站起来转身。
“我讨厌吃早饭的时候对面坐着这种一进大厅就一脸杀气的家伙,实在很抢眼。”
“去死。”他已经几乎忍不住了,紧紧咬住牙冠。
“在爷面前嚣张?呵,所以从一开始就杀气腾腾的家伙,你不打算解释几句?”
“没什么解释的,名字。”
“呵,如果你们这些西方佬看来,大概是叫[黯.王]这种蠢名字,但是你给我记住————”
王。黯。”
给我记住了,斯莱特林的一年级新生,维克多.布拉金斯基。”